艾柯

人生有趣

【靖苏】《习字》(四)

梅长苏心乱如麻,似有一团蓝色的火焰在五脏六腑安静燃烧、蔓延至咽喉,未及开口,便冻住了。 

亦真亦幻,似醒似梦。

他的唇动了动,那人指腹温暖干燥的触觉转瞬即逝。

“先生的嘴角沾了污物,是,是我一时鲁莽。。。还请先生不要见怪!”素来耿直不拘小节的萧景琰似乎也觉不妥,退回身子,装作整理衣衫,耳朵尖儿已经悄无声息地红了。 


他愣怔片刻,眼神落到枕边拭嘴的帕子上,一下子明白过来,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嘴角自然露出笑意:“无妨,想是之前教飞流习字的时候用这块帕子给他擦手。后来竟一时大意,用了块乌帕拭嘴,自然是愈擦愈污,让殿下见笑了。”

萧景琰也笑了:“不知怎么的,近来越发觉得和先生志趣相投,言语间有时便失了礼数,这也没什么不好。先生且休憩,我去寻块湿帕子来。”未及阻拦,萧景琰已起身去了偏室。

罢了,随他去吧。

梅长苏心里明白,自己的身体撑到现在已是极限。但愿他不会说梦话。

睡吧,睡吧,愿一夜酣眠,无人入梦。

【写在后面】过了零点更,今天500字的小任务就算完成啦,起床之后继续努力干活儿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