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柯

人生有趣

[靖苏]习字(三)

"如此,苏先生还真是..." 萧景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隐秘的悲凉。

这些却并未落入梅长苏眼中,此时,本来强压住的咳嗽突然袭来,他窝在大氅里佝偻着身子,喘息地像一只破旧的风箱。

“先生,苏先生!”被他这么一惊,萧景琰如临大敌似地起身要出声叫人,没料想衣袖却被扯住了。


“咳咳,殿下不必惊动大家,咳咳,我没事的”他抽出帕子按住嘴角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拽着衣袖一角的手却没松开过。


萧景琰单膝跪地,把他扶到榻上侧躺,看着他慢慢地缓过气来,才说: “是我考虑不周,天寒夜深,还来叨扰先生。要是因为这个旧疾复发...”


“呵,这话可别让晏大夫听着,他的招牌岂是随随便便就能砸掉的?”梅长苏移开帕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萧景琰一听,也笑了,眉头却仍旧紧锁。

梅长苏继续说:“西境的事苏某略有耳闻,要解此围并不难。不过四个字:攻心为上。”

萧景琰递给他一杯热茶,顺势在榻边矮几坐下,若有所思:“率众侵犯我大梁者乃山阴族,其他部落皆是随后响应,先生的意思是..”

他接过茶杯,苍白的面容在水汽氤氲里模糊不清,眼神却锐利如剑:“敌军集结的兵马虽多,却是行不义之兵,内部本便矛盾重重。而山阴族势单力薄,首领却生性多疑。若能瓦解敌军联盟,西境之困便可迎刃而解。”

“请先生赐教。”萧景琰的声音有了些不易察觉的激动。

“殿下言重。苏某私以为,只需一封被山阴族无意间截获的密报,便足矣。”梅长苏半靠在榻上,仰头看着萧景琰,犹豫半晌,继续说“当然,殿下平日最憎恶此类技俩,然而今唯有离间之计方能减少我军伤耗...”

"我虽愚钝,但轻重缓急总是晓得的,还请先生不计前嫌,助景琰攘退外敌,护我大梁国土。” 萧景琰起身,拱手行礼,见梅长苏要起身回礼,连忙拉过散开的毛被把他裹好,然后细心地掖好被角,“先生还病着,小心着了凉。”



梅长苏无奈地从层层叠叠的织物里探出头来,想着自己哪里就会那么容易着凉,嘴唇却触到一个温暖之物。

那是一只骨节匀称、修长有力的手。


【写在后面】:今天一天更了两天的量,那明天就不更啦,专心干活。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