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柯

人生有趣

感谢感激暴风雨

心情低落的时候听到这首歌,眼睛就湿了。

请今后也陪着我一起,努力地往前走吧。

好辛苦,但是很有趣呢,这样的人生。

一个人在房间关掉所有的灯,片名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本作好了痛哭一场的准备。

没想到,一直到最后耕太那张逆着光的笑颜,“晚饭吃什么”,心里满满的是温暖和平静。

这不是个催泪的故事,虽然有几个画面,我的眼泪也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但是,真的没有难过呢。

有遗憾,但是不会难过。

80%,40%,20%,还有100% 生存率的人都可能会死呢。

面对死亡,没有人能做到纯粹的勇敢无畏乐天向上。我们也不需要勉强自己。

这个故事,或许是在讲,当那一天来临,我们可以选择怎样死去。以及,在每个未知的今天,好好地与过去作别。

小大,最喜欢你了😊

新电影加油!


乐在其中

“一个人也好,看了我的作品以后,不局限于绘画,能萌生出 '我也去做点什么好了' 这样的想法,就足够了。”

o酱,不管有没有天分,坚持本身就是一项才能呢。

这也是你教给我的🎼🎤🎨💃🏻

零点一过,我就22岁了。

22岁的我将会遇到怎样的人呢,将会变成什么模样的大人呢,这一切的未知与可能性让人生变得有趣。

近来对arashi五子颇有好感,只是错过了他们的青涩年代和艰难时期实在遗憾。还好以后时间还很多,美丽的事物大概总要迟些遇见,索性总可以慢慢来过。

过生日,即使是不吃蛋糕,照例也是要许个愿的。

愿我爱的人都幸福。

阿拉西今年也要顺顺利利哒🎶

最后一张真的不是女孩纸么😂

芒果酱o3o:

全员Jr 竹马小燕子同款空气刘海hhhh 豆丁翔chu~

long time ago

转载

IKO:

在贴吧看了几万字的帖子  真的是实打实的几万字


我才能了解前辈说的  “千万不要去窥探大野智,要不然你会掉进叫做岚的大坑”


有个帖子是关于0几年的ARASHI


丑闻 销量  人气  流言蜚语


更多的是作为爱豆本人没有办法被人感同身受的彷徨





阿智智的话因为是初心所以留意的多一点


MA的哥哥们带着 年纪轻轻就拿着话筒主唱


我记得补番补到有个档 有个前辈说看到阿智就像看到“活化石一样”


这个人打心底里是温和的 


不说话是因为真的挺不会说话


昨天在家里收拾房间听到tell me why里的


いつも上手(うま)く言(い)えなくて


ときに君(きみ)を伤付(きずつ)けて


突然就有点泪目


早年夜岚就看得到他活跃的样子 出一些外景  和其他不是艺能人的人玩的时候


开关永远都是on的状态


后来团番开始在黄金档播出


来的都是嘉宾艺人


本来就是孤单的人


同期生退社的退社 要么就是没出道


一个人走过来


更加放不开


所以才会说出staff叫大野先生出场的时候“也会害羞的想找地方躲起来”


这样的话


在演舞台剧的时候 不知道算不算小大最开心的时候


那时候和町田约定好一直跳舞也没关系


后来就突然作为arashi出道


现在的两个人一打电话就是一个多小时


入社日也会发短信庆祝


对于小大来说“比起出道日,入社日更加重要”


“町田那家伙怎么还不发短信来啊”


A团算是U字型成长的尴尬团体


空降兵的小大被扣上leader


说压力不大是不可能的


这个人越来越沉默


更多的时候是在看着弟弟们


“这四个孩子这么可爱 会一直守护他们的”






最幸运的是五个人都是很成熟的人


懂的谦让


又明白团队的重要性


所以这十年来没有吵过架更没有打过架


而且也有用心的在经营这份感情


个人外出一定会带手信回来


常常跟对方说今年也请多多照顾


利用私人时间去看其它成员的SOLO


像NINO无论得什么奖也好 都会申明岚才是重要的


润会跑去跟前辈说我们家谁过几天上你的节目 请多关照


叶子会跟志村先生说多谢你一直照顾岚


他们就是一直抱着团在一步一个脚印的行走的岚




翔君从读书开始就带着锋芒出现在大众视野


尽管有愉快的定位 真正的锐利挡也挡不住


回应有人以他的名义发送email诈骗的时候他辟谣


【我还没弱到要和陌生人商讨物事  也不会进行那样的社交】


会在休息日也做好schedule的人


带着高tension完成每件事的人


握着麦克风和钢笔 在时月中


长成了立派的偶像





听到爱拔09年在国立轻描淡写的口气


想到了后辈曾经说的“前辈团不红就不要占资源”的话


我们才看到他在04年的24台上含着泪说Arashi要成为top


闹出事后担心的都是怕团毁掉


在宿题上也提到过因为气胸所以推迟了团的活动


然后偷偷抹泪


“比起死掉 我更害怕耽误其他四个人”


我永远都记得那个镜头


数码控的后台 被门把手机光找到的时候


蹲在地上的雅纪  抬眼笑了起来


眼里有一大片银河






nino好像怎么也没有变老


整理杂志的时候在心里说了很多次这样的话


眼神却从栉森秀一的清冽逐渐变成现在的温润


nino他对演戏


有奇妙的解读方式和领悟力


尽管大家对他的演技争议很大


他照样按着自己的想法来


依旧是慢慢的内心戏加冗长的铺垫后


一嗓子带出来


他就是要原原本本呈现他自己


利达说过润润是最喜欢Arashi的人


在定位的转变中  这一点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每一场演唱会的监督 从灯光到互动的动作


都亲自一分一毫打磨


“要给五万五千人幸福 也包括我的anti们”


越是浮在云端越是摔得越狠


可他一直一直都用后辈的身份


做“幕后的leader”



很多人给我讲 岚是从10年突然红起来的


在这之前这些人并不知道的是


他们私底下遭受的委屈难受


润润说的“岚是从地下室一路爬上来的”


没有顺风顺水 一路摸爬滚打


放弃 背负  承认  抱负


数以万计次深夜的叹息


我们所不知道的


还有能看到的所谓J家高层斗争


在早年的呛声中走过来的ARASHI


在我们所有人的面前拉紧了对方的手


被同辈在毕业典礼上奚落的sho酱


发高烧左手发炎关节骨折需要经纪人抱去开con的nino


灵感太强也被逼着做灵异节目气胸差点倒下的aiba


曾经的idol on stage 在背后支撑团体的利达


拼命三郎一样为演唱会费尽心思的润润


我开始理解他们在每场演唱会的泪水


理解sho酱看着手灯一大片的海洋说满座真是太开心了


在东蛋的时候说“我们走了八年才走到这里”


爱拔不停的谢谢大家


nino忍不住的红眼眶


利达语无伦次的哭腔


缺一个人都不是ARASHI


只有五个人 完完整整分工明确


才是岚


你们当初走了八年去到东蛋  现在是第十六年


你们是连续六年把国立作为演唱会场地的ARASHI


是让东京铁塔亮起五色彩虹的ARASHI


是国民偶像ARASHI


是有180万人fc成员的ARASHI


是世界的ARASHI


04年的aiba酱 不要哭


你们已经


是top了

❤️

污苏里江:

给你们练英文(๑•̀ㅂ•́)و✧
真的很好懂……

我靠 我好想发语音……
咳咳……上一篇负能略重,看苏宝给你表演一秒钟变脸~\(≧▽≦)/~

999三我还没来得及看!但是快被一个背影苏哭了……
下一条下一条……

读我团的翻英译每次都觉得很爽。会觉得自己的英文突然屌屌的,虽然一切只是错觉。

最爱的一场演唱会之一……
好吧 我根本排不出序……

【靖苏】习字 (五)

他的梦是红色的。

一颗颗人头悄无声息的飞落,罂粟般殷红的血喷的那么高,好像天上在下红雨,热呼呼地滴落在他脸上。

他握着剑,满耳是厮杀和金戈之声,却看不到一个敌人。

父亲!聂大哥!我来了!

嘈杂声戛然而止,死一般的寂静。

一颗头颅骨碌碌滚到他脚下,他看到父亲被血染污的脸。

太晚了,你来的太晚了。

头颅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他听到散落一地头颅的怒吼、呻吟、啜泣,和父亲的叹息。

太晚了...吗?

脚下的地面突然塌陷,他向着地狱的红莲业火坠落。

梅长苏从梦魇中醒来,后背冷汗涔涔,只得起身更衣。

天已微光,室内仍是半明半暗。他摸索着下了床,却被伏在案上的人影吓了一跳。

【靖苏】《习字》(四)

梅长苏心乱如麻,似有一团蓝色的火焰在五脏六腑安静燃烧、蔓延至咽喉,未及开口,便冻住了。 

亦真亦幻,似醒似梦。

他的唇动了动,那人指腹温暖干燥的触觉转瞬即逝。

“先生的嘴角沾了污物,是,是我一时鲁莽。。。还请先生不要见怪!”素来耿直不拘小节的萧景琰似乎也觉不妥,退回身子,装作整理衣衫,耳朵尖儿已经悄无声息地红了。 


他愣怔片刻,眼神落到枕边拭嘴的帕子上,一下子明白过来,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嘴角自然露出笑意:“无妨,想是之前教飞流习字的时候用这块帕子给他擦手。后来竟一时大意,用了块乌帕拭嘴,自然是愈擦愈污,让殿下见笑了。”

萧景琰也笑了:“不知怎么的,近来越发觉得和先生志趣相投,言语间有时便失了礼数,这也没什么不好。先生且休憩,我去寻块湿帕子来。”未及阻拦,萧景琰已起身去了偏室。

罢了,随他去吧。

梅长苏心里明白,自己的身体撑到现在已是极限。但愿他不会说梦话。

睡吧,睡吧,愿一夜酣眠,无人入梦。

【写在后面】过了零点更,今天500字的小任务就算完成啦,起床之后继续努力干活儿